设置

关灯

10、无路可走(第2/3页)

包叔翻了黎诺的睡床,发现确实有药,还在床板夹缝里发现一打藏得死紧的文件。

    等黎诺醒来后,他已经在icu里住了三天,醒后转到普通病房。

    包姨一脸凝重地坐在他边,和他目光对视上后,咧着嘴勉强笑笑。

    黎诺没有说话,他知道包叔包姨全都知道了。

    医生过来问话,他沉默了几分钟,实话实说了。

    “心脏病小时候就有了,被治疗过的。”

    “我在半个月前被一辆电动车撞了,当时也没注意去检查……”

    医生问完走后,他侧过头,望向窗外。他不知道要和包姨说什么。

    他的病治疗一定是需要花费巨额费用的,当年原身的手术费差点拖垮了孤儿院,包叔包姨一定是承担不起的。

    接连又住了几天,药水没停却也没有什么别的变化。

    黎诺知道自己硬撑着的身体终究还是垮了,无法手术或者进一步治疗,那他现在的情况就是等死。

    “已经花了五万块钱了,这样下去我们撑不了几天!医生说这就是个无底洞!你不能再拿钱了,再拿你就动了儿子的老婆本,那也救不了这孩子!”包姨对着包叔说。

    “不行,得救。”包叔抽着烟,在烟雾中缓缓说出几个字。

    “不行,早知道收了他会有这样的麻烦我是一刻也不会心软的。”包姨呜咽着说道。

    黎诺靠在安全门的一边,听着包叔包姨在楼梯间的谈话,他手里捏着胸前的衣服用力攥紧着,没有再听他们说什么,抬脚离开。

    “唉,你去干什么?”经过护士站护士长问。

    黎诺扯着嘴假笑道:“我,我去上个厕所。”

    护士长没怀疑,又说:“午饭吃了就要输液了啊,别乱跑。”

    黎诺乖乖点头:“好。”

    黎诺像是去上厕所一样没什么异常地离开了,直到包姨过来问看到黎诺没有。

    “上厕所去了还没回来吗?”

    “哦哦,我去找找。”包姨道谢后往卫生间跑去。

    没一会又跑回来说:“卫生间里没有啊!”

    护士长敏锐地感觉不对劲,边安慰着包姨说别急,一边联系了保卫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