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一只猫猫崽(第1/3页)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踏上这条不归路,老廖没想过全身而退。

    他们这些在刀尖上讨饭吃的亡命徒,哪天运气差了,给人逮住很正常。

    在老廖的世界观里,没本事、没能耐,落进别人网里,活该你倒霉!

    认命吧,你不适合混江湖。

    可他……老廖心里头憋着股子劲儿,又恨又憋屈又不服输。

    难受得窝在心口,郁结之气团团燃烧着梗在喉头,上不去下不来,想发泄,没地方。

    简直要憋屈到爆炸!

    要是他这会儿被搜山的大头兵逮住,几百号人逮他们三个,你点儿背撞上了,那就认命。

    说出去,也不丢人。几百个逮你们几个,咱们排面大着呢,谁有这样的大排面?

    可他们……就呵呵。

    分明还提前找到了秦萧,要绝地翻盘猖狂得意了,半路冒出只多管闲事猫和老虎。

    老廖醒来后,心气儿就没平顺下来过。

    越想越气,越想越要炸。

    老廖:你一只猫充什么大头蒜!

    脸黑成锅底,恨不能找那只老阴逼还猥琐的猫和伏地虎同归于尽。

    白夏夏???别cue猫,猫要唱歌歌泡澡澡洗白白,忙着呢。

    老廖三个到这会儿没搞清楚具体状况,半路跑出来的猫,硬生生把大好局面搅和了。

    猝不及防,突如其来的,他们就这样莫名其妙给猫跪了:叔叔能忍,婶婶不能忍!

    就,三脸懵逼。

    “咚咚咚!”

    负责看守老廖三人的年轻战士应了声,四男一女推门而入,走在最前头的中年男人国字脸,面相清淡,五官是落在人群里都认不出的普通,唯独鹰钩鼻叫人印象深刻。

    他瞧着40上下,身着便衣也气势十足,眼神里含着凛然正气。

    李爱国听说人犯醒了,晚饭都没吃完,夹起公文包匆忙带人赶过来。

    他眼里红血丝浓重,眼下带着青黑。然而气色很不错,先扫了老廖三人。

    大大松了一口气。

    随手把黑色公文包放下,李爱国拉开椅子坐到老廖病床旁,“小王,对下人。”

    后头年轻人翻动笔记,“廖城,男,37岁,东陵省三河市兰县人……”

    “白江河……”

    “王鹏……”

    安静的病房里是不急不徐、沉稳有力的声音,在慢条斯理讲述老廖三人的身份信息以及过往犯罪经历。

    “知道我是谁吧?”李爱国跟这个庞大的走私犯罪团伙周旋很多回了。

    那是急得头发大把大把掉,这群人行事缜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