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只猫猫崽(第1/3页)

其实,郭朝明下手有分寸,轻重很合适。既不会箍疼白夏夏脖子,还稳稳当当把白夏夏按在手心儿。

    可白夏夏不乐意呀。

    她虽然是猫身子,可有一颗响当当的独立的人心。

    不愿意叫郭朝明当猫似的随意摆弄,还挺不开心的。

    白夏夏猫脸皱成一团,蓬松大尾巴啪啪啪地很抗拒地不停打郭朝明手腕。

    很明显的拒绝。

    郭朝明抓了两下,按不住疯狂挣扎的白夏夏。只能叹口气,半蹲下身子,重新把白夏夏放到地上:“知道你聪明,听我说,秦队那边儿情况紧急,大家很忙,你不能跟车过去。”

    一只脏兮兮的波斯猫跟着救护车跑到医院去。江平他们肯定忙着照顾急救,哪儿有心思关心一只猫?其他人会把白夏夏当跑进医院的流氓猫,指不定出啥事。

    “你跟着我和宋团一块儿去,好歹不会叫人赶出来。”郭朝明态度认真,居然还很有耐心地跟白夏夏解释。

    他已经意识到白夏夏的不一样,白夏夏爪子挠了挠小小的耳朵。

    一时有些讪讪。

    也不是她矫情,可当人习惯了,当一只猫被人毫无征兆地抱到半空里。

    全身晃晃悠悠,只能无力地踩住郭朝明手掌接力。那种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只能依赖旁人的感觉叫白夏夏很不舒服,也不习惯。

    虽然她穿成波斯猫大半年了,问题是白夏夏是只没人要的野孩子。

    自己一只猫溜溜哒哒在翠莲山里乱转悠。平日跟各种各样的野生动物你来我往,捉迷藏、交朋友,偶尔欺负欺负小家伙,撞见大家伙儿也会欺负攻击。

    但没有人跟她相处。蹲坐的白夏夏是失落的,平日跟动物相处,你不会产生非人的失落感和茫然。

    现在出现在人前,她是一只猫,小小的、长得漂亮,会被人喜欢,会被人随意处置、抬手想rua就rua的可爱小猫咪。

    就像是这会儿,白夏夏看看认真跟自己讲话的白净兵哥哥。她心里很清楚,郭朝明现在愿意很耐心地跟一只猫讲话,并不是打心底把她当成独立的与他一样的个体。

    不过是觉得自己新奇,跟她讲话好玩有意思。

    白夏夏一时又有些踟蹰退缩,她耐不住居住深山的不方便和寂寞。

    想吃零食想吃红烧肉烤鸭火腿……想得梦里嘴角淌泪。

    秋天到了,也逼得白夏夏做选择。

    她想活,而且,人都是群居动物,长久不跟人相处讲话,谁都受不了。她之前打定主意要离开翠莲山,寻个铲屎官照顾自己。

    想法很好,但是……她是人,不是猫。

    白夏夏突然意兴阑珊,碧绿蔚蓝的异色瞳黯淡失去光泽,她身后的长尾巴蔫蔫拖地,不像平时欢快的摇晃了。

    平贴住地面,“对不起~”白夏夏告诉自己:你现在是只猫,一只猫。

    要慢慢来,不能着急,着急也急不来的。

    她也感激郭朝明的提醒,着急之下忘记自己是只猫,要随队跑到医院去看受伤的秦萧,那不逗呢吗?

    它铁定会被无视,赶出去。

    白夏夏毛茸茸小脑袋低下去,她讲话落在郭朝明耳朵里就是低低弱弱没什么就是的一声喵叫。

    就,喵得还挺心虚?

    郭朝明搔搔下巴,他长相俊秀,干干净净的像个大学生,没什么脾气的那种人。

    其实,他脾气挺急的。也就这会儿,对着猫还有耐心,

    想逗逗这老爱炸毛的猫。

    郭朝明16岁当兵,五感敏锐,察言观色的能耐不是盖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