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9章 ? 我才是负责带躺的(第1/3页)

“洛江书院,胜。”

    擂台上,剑蜀宗的裁判深深的看了方浪一眼,开口道。

    方浪的剑术,让他这位剑蜀宗的弟子都有些小惊讶,单单论剑术,这小子应该是达到了剑徒层次的极致。

    赢了徐州书院却也不算惊奇,主要还是以六段剑徒的实力,施展出这等剑术稍让人惊诧。

    而且,能够一串三,也是一种本事。

    至于擂台上的鲜血横流,剑蜀宗的裁判习以为常,修行哪有不流血的,真正的修行,都是直面生死。

    剑蜀宗坐镇“妖阙”,真以为是游山玩水?

    那是剑蜀宗诸多弟子合力镇压的结果,每年死在妖阙中的剑蜀宗内宗弟子,都不下十人之数,受伤的更是数不胜数!

    所以,对于这等程度的血腥,剑蜀宗弟子是眼睛都不眨。

    在他眼中,这些只能算小打小闹,书院学子们都还太嫩了。

    擂台上,方浪握着精钢剑,青衫飞扬,挂着和煦的笑容。

    十八连斩,现在……进度为三。

    还需要再赢十五个,也就是五支队伍。

    这一次的初战,也让方浪对修行的残酷有了更深的认知,修行不仅仅只是学习,亦是有战斗,有流血,有杀戮。

    方浪需要习惯这种情况,入乡随俗,不能把修行想的太美好。

    这种心态上的转变,才是方浪此战最大的收获。

    走下擂台,温教习脸上亦是带着满意的笑容,他亦是看到了方浪在擂台上的转变,从刚开始的柔和,客气,到后面的剑术中带上了锋芒。

    这种转变,亦是一种进步。

    真正的修行人,不应该仁慈,修行是用命去拼的事,而命……只有一条。

    修行,就是为命负责。

    擂台上,你只管全力出手,参赛者的生死,有剑蜀宗的裁判在盯着。

    首战一串三。

    这个战果,甚至引起了周围不少参赛书院的注意,许多人学子看了过来,眼眸中带着凝重之色。

    柳不白则是很开心,甚至搂住方浪的脖子,扬着下巴:“表现的不错,有我柳不白的风采。”

    “打赢一支排名中下的书院中的学子罢了,算不得什么。”方浪亦是笑道。

    姜灵珑戴着面纱,看了方浪一眼,眼眸中亦是噙着几分若有所思。

    “温先生,下一场……我上。”

    姜灵珑说道。

    温教习一愣,倒是没有拒绝,点了点头。

    很快,休息时间结束,温教习又去抽签,准备第二场的比试。

    还是玄组第七号擂台。

    这一次,洛江书院的对手,是一个排名中等的书院,安南书院。

    擂台上。

    姜灵珑登台,她戴着面纱,手握一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