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 11 章(第1/3页)

沈瑶瑶的生日在一年的尾巴上,十二月二十八,圣诞节过去才没几日,再过几天便是阳历年了。

    江水市前几天刚刚下过一场雪,雪水融化,正是温度低的时候。

    沈跃也是逛商店的时候,才知道还有羽绒服这种衣服,比棉服轻盈,也比棉服暖和,当然价格也比棉服要贵的多。

    江水市还没有几家店卖羽绒服,沈跃如今兜里不差钱,给自己买了两件黑色的,既耐脏又暖和,款式上也看不出有什么差别来,男款的衣服都这样,他买两件主要是为了有个替换的。

    给瑶瑶买,就不能买耐脏的颜色了,小姑娘嘛,正是爱美的时候,哪能整天穿黑的灰的。

    粉红色、嫩黄色、浅绿色、淡蓝色,长款的、短款的,戴帽子的、不戴帽子的。

    光是羽绒服就买了十几件,别看小孩子的衣服小,但是价钱并没有比大人的便宜,反而还贵出来不少。

    但沈跃在女儿身上一向舍得花钱,他在布厂做电工的时候,就舍得花半个月的工资给女儿买纯羊毛的毛衣毛裤。

    如今就更舍得了,他在工地拼死拚活的初衷就是为了瑶瑶,若是为了自己,哪能这么豁得上去。

    父女俩住的房子里,那衣柜的衣服早就已经放不下了,瑶瑶春夏两季的衣服,都被三奶奶搬到楼上去了。

    沈跃除了给自己和女儿买了羽绒服,爸妈一人一件,小志也有一件。

    一件羽绒服的价格起码要七八十,他干脆给三姑包了个一百的红包,三姑肯定舍不得花七八十去买件衣服的,攒着吧,有了钱,底气就能足些。

    三姑来家里这几个月的变化,沈跃是看在眼里的,但是他并不清楚自己在别人眼中的变化也挺大。

    因为要整天跑工地,有时候还要去核实材料,沈跃结婚时买的那辆自行车,已经换成了辆摩托车,腰间还别上了bb机。

    身上的气势也跟刚被开除的那会儿不同了,那股斯斯文文的感觉被冲淡了很多,加上人现在又晒得比较黑,个头又高,属于走在街上一般没人敢搭讪的那种。

    虽然没有房子,离了婚,又带着孩子,但是他这条件想找对象也不难,前几天送衣服的时候,老太太还说有人想给他介绍对象呢,问他有没有时间见一见。

    沈跃没这时间,也没这想法。

    接连忙活了好几天,就是为了把二十八号这天空出来,给他闺女过六周岁的生日。

    沈跃给瑶瑶准备的生日礼物是辆儿童自行车,后面带三个轮子,骑着不会摔倒,也比普通的自行车更好学。

    沈瑶瑶穿着粉嫩嫩的羽绒服,头上扎了两个小揪揪,用的也是粉色的头绳,就连围脖和耳套都是粉红色的,再拿上她粉红色的小水杯。

    得亏家里一面穿衣镜都没有,不然沈瑶瑶现在可能后悔请同学来了。

    穿戴的东西都是他爸买的,两个小啾啾是三奶奶给她扎的,说是要给她过生日,可她怎么觉得,倒更像是在给这两位过生日。

    餐厅的桌子是两张桌子拼在一起的,上面除了一个三层的大蛋糕,还有整整十八盘菜,都是按照小朋友喜好做的。

    为了准备这么一桌的饭菜,沈青梅早一个星期就开始计划了,有好几道都是她现学的。

    沈瑶瑶把全班都邀请过来了,班上也没有与她十分要好的朋友,但又都能算得上是她的朋友,不好厚此薄彼,请了这个,不请那个,总归是说不过去的。

    所以干脆把全班都请过来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