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章 天涯海角(第2/3页)

感觉,就是觉得“小”,有点名不副实的感觉。

    这儿的主要景观,就是几块巨石,就是让人抚今怀古的摩崖石刻,简单到了单调的地步。

    不懂生活的人,会感觉索然无味。

    但是,当方云站在海边,看到天涯海角的石刻,不知为何,心中竟然涌起了深深的共鸣。

    梦中大夏纪那些年舍生忘死的经历,那炮火纷飞,自古艰难唯一死的岁月,和眼前的天涯海角对照,方云的心中竟然涌起阵阵悲壮。

    而即将到来的追捕,也让方云产生了亡命天涯,前途渺茫的戚戚感,心中凄凉沧桑……

    天涯海角,并不是地理位置上的天地尽头,而是心灵的感伤和沉淀。

    天之涯地之角,最早出现的记载,本身寄托的就是人的心灵的无限怀念。

    天涯海角摩崖石刻讲述了天涯海角的典故和来历,看到这个故事之后,方云居然感觉自己双眼有点润润的。

    韩愈自幼双亲皆亡,于比自己略小的侄子十二郎,零丁孤苦,相依为命,生活多年,韩愈十九岁时,前往京城,以后十年的时间中,只和十二郎见过三次面。

    当他正打算西归和十二郎永远生活在一起的时候,不幸十二郎就在这时死去。韩愈悲痛欲绝,写了一篇“祭十二郎文“,一字一泪,令人读来心酸。祭文中有“一在天之涯,一在地之角“,后人便把它引伸成“天涯海角“。

    看到这故事,方云心中,百味杂陈。

    如若大夏纪是真,按照原本轨迹,此时此刻,自己已与晓月“一在天之涯,一在地之角”。

    如若自己不能尽快变强,不到一年,死党吴昊怕是也要与自己天涯海角……

    站立在巨石之前,方云心神摇曳,浮想联翩。

    不远处,吴昊和秦晓月已经在乱石堆里跑来跑去,试图发现更多的精彩了。

    没过多久,秦晓月在稍远的地方脆声喊了几声:“哇,云哥哥,快来看啊,这石头缝里居然生长了一株仙人掌,哇塞,好顽强的生命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