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章 晓月之殇(第1/3页)

梦境会不会是真的?或者自己是不是重生回来了,而不是在做梦?

    梦里的一切,应该可能也许,不会发生吧?应该可能也许,这只是一场梦,一场无比清晰的梦境而已!

    可是,跟梦中一模一样的电视报道,一模一样的次冰川世纪的预测,让方云心中阵阵不安。

    心思百转,方云已经失去了方寸主张,不知道怎么形容突如其来的梦境。

    方云反复问自己,假若梦境是真,自己要怎么办?还要如同梦中一样,惊慌失措,无所适从地看着悲剧一幕幕重演吗?

    站在电视机前,方云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心跳加速,感觉身躯滚烫,好似又看到梦中大夏纪那阳光照射下的琉璃色。

    “方云,方云”,守门大伯的声音传了过来:“你没事吧?是不是发烧了?热气腾腾的!”

    方云猛地回过神来,紧握的双手轻轻松开。心中快速想起,何伯,认识老爸的退伍老兵,没能挺过第一波大夏之风。

    挤出一丝笑容,方云轻声说道:“何伯,我没事。”

    何伯脸色一正:“你额头冒汗,水汽腾腾,最好去看医生,搞不好就发高烧了,还有,小云,不是我说你,小小年纪居然纹身,以后当兵都通不过体检……”

    方云顺着何伯的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左手,豁然发现,还在发烫的左手手腕上,豁然出现了一个十分显眼的纹身图案,好似火焰熊熊燃烧的图案。

    身躯猛地一震,方云心中掀起滔天巨浪,这个纹身,跟梦中小羽额头之上的图案几乎是一模一样!

    梦中,自己兜头而战,最后时刻,就是用左手紧紧地抱住了小羽的头颅。

    现在,小羽额头之上的火焰图案,好似复印在了自己的左手手腕之上。

    这个纹身来得好不蹊跷,是巧合?还是必然?自己到底是做梦,还是重生?梦中一切,都会发生吗?

    电视里,冷麟忧次冰川世纪的预言;手腕上的跟小羽额头一模一样,好似是模子刻印下来的纹身,都好似在告诉方云,那或许并不是梦。

    大夏纪,或许即将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