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 4 章(第1/3页)

姚薇薇洗漱完下楼的时候,姚希芸已经坐在餐厅座位上吃着她的早饭了。

    虽说不是一母同胞,但姚广运和姚广胜兄弟俩从小“关系好”,故而姚希芸一家一直都是住在姚广胜的别墅里的,没有分开住过。

    以前的姚薇薇总觉得二叔是一家人,现在却不得不感叹,异母的亲兄弟哪能亲近得没有一丝隔阂呢?

    姚广胜的父亲是晚清时就留洋的留学生,留洋前在家里的安排下娶了姚广胜的母亲,回国后自觉受到西方思想的熏陶,闹着要追求婚姻自由,没多久又爱上了姚广运的母亲想要休妻另娶。

    不过姚薇薇的曾祖父母都是讲规矩守诺的人,自然不允。无奈之下,姚广运的母亲还是只能以纳妾的名义进了门。

    虽然姚薇薇祖父母去世都早,她已经没了什么印象,但以往听姚广胜和姚广运的说法,都是说祖父这一妻一妾相处合宜,没什么龌龊。

    想到这,她不禁感叹这个时代男人思想对女人的桎梏依旧太深。

    她这位祖父虽说已经是受过一夫一妻制的熏陶,但也从没有以平等的眼光看待过自己的爱情和妻子。如果不是父母不允,他那时就已经休妻领娶了。后来又享了齐人之福,倒也不见有多么爱重姚广运的母亲。

    这时佟妈已经看见了下楼的姚薇薇,连忙道:“大小姐你醒啦,你昨天早上说想吃皮蛋瘦肉粥,我今儿一大早就煮好了,这会儿正在灶上小火煨着呢。炸糖糕也活好了面,不过这个得刚出锅的才好吃,您且等一会儿,我现在就去炸。”

    姚薇薇听到佟妈的话点了点头,然后走到餐厅,在姚希芸对面落了座。佟妈先给她端了一碗皮蛋瘦肉粥过来,然后就进了后边的厨房忙碌。

    一时间,餐厅只剩下了姚薇薇和姚希芸。

    姚广运夫妻俩去外地参加婚礼还没回来,姚广胜去南京的分公司视察了也不在家,这会儿姚希芸连要装模作样的意思都没有。

    想到昨日发生的事情,姚希芸瞪着面前的姚薇薇,放下手里的筷子道:“姚薇薇,你说,是不是你让虞鹿拿走我的毕业晚会节目的?”

    姚希芸在圣约翰女子大学念书,今年就要毕业。而虞鹿是姚薇薇从小到大的手帕交,姚薇薇早逝的母亲同虞鹿的母亲也是至交好友。

    而且,虞鹿正是圣约翰女子大学的学生会长。

    “啧,一大清早的就发神经?我每日逛街购物都来不及,哪里有时间去理会你的什么节目?”

    姚薇薇给了姚希芸一个白眼,小口喝着皮蛋瘦肉粥淡淡说着话,举手投足间很是慢条斯理的模样。

    “可我的节目本来都已经定好两三个月了,结果你回来没多久就没了,如果不是你让虞鹿干的,哪还有谁会特意取消我的节目。”

    圣约翰女子大学每年的毕业晚会都办的很盛大,也很受欢迎,专门对外开放的门票都不好拿。毕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