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0章 厉川会吃醋吗(第2/3页)

站在窗户边,手捧着穗袋上,看着花纹“真好看。”

    厉川一点也不意外“你不也会这些小玩意。”

    “我手艺不精的。”简楠抚摸穗袋“这是双面绣,很花费时间的,而且这是手绣,现在很多机器绣,再漂亮,摸起来的感觉和韵味都是不够的,手绣的每一针每一线都是心血,很多老绣娘的眼睛都是这般蹉跎的。”

    厉川坐在炕边休息“我记得邱阿姨就是苏杭很有名气的绣娘。”

    简楠轻轻点头“她这一辈子都在为了这些针线忙碌,不过她乐在其中,刺绣是生命的一部分。”

    厉川靠在榻上“你小时候不也爱弄这些。”

    简楠垂下眼眸,轻声道“我只不过是为了讨她欢心而已。”

    其他的孩子幼年都喜欢玩小汽车玩具,他却捧着刺绣和针线摆弄,因为母亲喜欢,他只想乖一点,只想让母亲高兴一点。

    邱凯迪怀简楠的那年恰好得到出国进修的机会,却因为这个孩子耽搁了,她本就不喜欢这个孩子,加上这是男孩没法继承衣钵,就更厌弃了。

    简楠曾偷听到母亲和人聊天

    “要不是因为这个孩子,我哪里会放弃那么好的机会。”

    “要是个女孩就好了。”

    “前程因为他受阻,我心中甚恨。”

    简楠的童年,是活在了小心翼翼的渴求和阴影中的。

    谁都没想到,刺绣了一辈子的老绣娘到头来眼睛却明亮如初,但她的孩子却先天性眼疾,终身畏光。

    简楠的父亲曾对母亲说过“他懂事,从在娘胎里就还债给你了。”

    邱凯迪总是沉默“我不要他还。”

    ……

    农家乐的屋内一片安静。

    外面开着棵桂花树,桂花香从窗户跑进来,沁人心脾。

    厉川走到桌畔倒了杯水“既然是为了讨邱阿姨欢心,倒是没见她收到过你的作品,反而是我那堆了一大箱。”

    简楠有点不好意思,臊得慌“那、那我不是不好意思在母亲那献丑吗?”

    厉川挑眉,带着点揶揄“在我这你就挺好意思。”

    简楠豁出去了“那你都还给我好了,大不了我给别人去。”

    “给谁。”厉川骨节分明的手端着茶杯“董俊英?”

    “……”

    关人家小董什么事。

    简楠想说点什么,但是厉川却已经转身要走了。

    简楠迟疑“你去哪儿?”

    厉川“洗漱,休息。”

    “哦。”简楠以为他累了“那你肩膀还疼吗,我跟你一起去吧,帮你按摩一下。”

    厉川“用不着。”

    他这么冷淡,以简楠跟着他这些年的习惯,下意识地察觉到就是有点不高兴了。

    吃醋?

    这肯定不可能的,厉川跟他那么多年都没喜欢过他,婚都离了,怎么可能吃醋,那就是——不喜欢董俊英?

    简楠觉得自己摸对路子了,这个时候就是要闭嘴“哦,那你去吧。”

    厉川走出门,外面的一阵凉风吹拂过,身后是一片寂静,后面没有小跟班不识趣地跟上来,出乎意料的寂寥。

    “叮铃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