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知青的遗腹子(20)(第2/3页)

信的,再加上祈愿人那世的仇恨,季言之可乐意看到季知西、季锦父子俩倒霉。

    事态到了这步,自然是不能简单的算了。

    季明睿在来的路上,和季言之商量之后,觉得把事情闹大了好。

    只要事情闹大,学校方面只能尽快处理,并且还得按照规章制度来。毕竟闹大了,学校外的人基本也就知道了。

    随后事态的发展,正如季言之和季明睿两个臭味相投的家伙所分析的那样,即便季锦不识趣的抬出了季老爷子,又抬出了在教育局担任要职的季知西,也没什么卵用。

    再季明睿直接说要请教育局、公安局两局介入联合调查后,首都大学方面根本就不敢采取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办法,只能公开放话说,如果教育部门核实前来报道的季明睿非真正的季明睿,而是因为高考失利而占用了他人名额的话,那么必定严肃处理。

    这话由首都大学的校长公开说出来后,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至少这次闹出的风波,对于学校方面的评价基本都是正面的。毕竟刚刚恢复高考,谁又能预料得到有人居然会利用职权之便利,那么明目张胆的动手脚呢。

    后续的事儿,季言之并没有怎么关注,不过身边有季明睿这位说好相处很好相处,说不好相处也真不好相处的家伙在,季言之还是不经意间知道了季锦很快就被定罪开除学籍,并且还连累他的父母丢了官职。

    这真的是很喜闻乐见的事情,因此季言之也没有拒绝季明睿这不要脸的货,在暴打了季锦一顿后,以他们一起打过架一起坐过火车是坚定的革命战友为理由,屁颠屁颠的搬进了他所住的寝室,成了他唯一的室友。

    “嘿,季言,你最近在干嘛,看你早出晚归的,老师也不说。”躺在季言之所睡床铺对面的架子床上,季明睿架着二郎腿道:“我琢磨着你一定在干一件很了不得的大事,季言你说我们关系那么好,称兄道弟的,要不…下次你干大事的时候带上我。”

    季言之刚刚洗了一个澡,正在拿着干毛巾擦着头发。

    听了季明睿说的话,他也没停手,而是继续拿着干毛巾擦头发。不过倒是开口说起了话。“行啊,带上你。不过到时候你要是怕了,可就没后悔的余地了。”

    季明睿翘着的二郎腿都忘了抖。

    “那个…季言啊,”季明睿莫名有些紧张的道:“我记得你是生物学专业吧!”

    季言之将已经半湿的毛巾搭在铁架子床上的铁杆子上,语气依然淡然飘忽如风云一般的道:“对啊,我主修生物学。不过闲暇时也选修了计算机、物理机械等课程……”

    季明睿抽了抽嘴巴,由衷的道:“知道你是学霸,比不得啊比不得。不过这和你最近这么忙碌有关系吗?”

    “怎么没关系了?”季言之今天总算露出了微笑,显得很温文尔雅的道:“学以致用是学校教授一直教导的,我提前学以致用有什么问题。”

    季言之丝毫没透露他最近再忙什么,不过这样子,季明睿反而对‘掺和一脚’的打算更加心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