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知青的遗腹子(18)(第1/3页)

这位说话操着河北口音的青年男人心里头也是这么想的,而且不光他这么想,他家里人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在四处找关系打听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安排他带着个人档案以及身份证明,去他报考的首都大学以及箐华大学问问情况,他们随后大部队开道。

    如今听季言之这位萍水相逢,坐同一辆火车的乘客这么说,自称叫季明睿的青年男子更加觉得不明而厉,直说季言之所言的事情可能性很大。

    阿婆和李幺妹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

    阿婆到底活了大半辈子,什么样儿的人没有见过,相较于小年轻一个的李幺妹来讲,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并且感叹这世间什么样儿的人都有。

    “很正常。考上了大学就等于将金饭碗提前捧在了怀里,只要顺利毕业,前程妥妥的。”说道这儿,季言之突然转而一笑:“你们信不信,如果不是我成绩好走运成了全国高考状元闹的动静太大,说不得也会有盯上我准备占用我的身份替我上大学呢。”

    祈愿人的那一世可不是这样吗。

    而现在……

    通过这位季明睿的自我介绍,季言之没由来的有了一种预感,季知西为了儿子还是动手了,不过看这季明睿的言行举止,季言之更有预感,季知西这回怕是踢到铁板了。

    啧,如果真是这样,可真的一件让他开怀不已,喜闻乐见的事情啊!

    绿皮火车继续行驶在钢铁铺就而成的轨道上,哐当哐当。速度很慢,但在这时代的人眼中,却是难得的便捷快速的出行方式。就是太贵,他们一家三口来一趟首都,光是车费就花了将近二十来块钱,可把一直都觉得花钱得花在刀刃上,比如给季言之提供良好学习环境这点上的阿婆给心疼坏了。

    当然了,季言之长时间的‘教育’还是挺有用的,自觉外孙成了文化人不能给外孙丢份儿的阿婆在有了季明睿这么一位在火车上萍水相逢,但意外的和外孙很投缘的外人在,阿婆可是绷住了,而且在火车终于抵达首都的时候,阿婆还主动开口说等他们安顿好了后,请季明睿到他们在首都的新家做客。

    季明睿有一位表舅在首都工作,而这也是他的家人放心他先一个人只带着个人档案户籍证明上首都的原因所在。

    季明睿本性很豪爽大方,即便遭遇了被人顶替身份的挫折,也完全不见丝毫的阴霾。这或许和他不普通的家世有关吧,但季明睿的性格真的很对季言之的胃口。毕竟季大佬一向信奉的是能动手绝逼瞎bb,但若是需要瞎bb,那也是当仁不让的个中好手。

    “好的。这是我表舅的地址。”季明睿笑得格外阳光的递给了季言之一张写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