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知青的遗腹子(17)(第1/3页)

事实上也是如此。

    季言之算是把王大婶,不,或者说是把七八十年代的中老年妇女秉性摸得准准的。老杜家的那一窝子的糟心鬼满心以为季言之这,冷心冷肺不认杜家这门亲事的家伙离开以后,季言之留在家没带走的东西包括那幢由大队上出面,使唤他们当牛马一样搭建起的小三间茅草屋都是属于他们的。

    结果没想到啊,季言之那宁愿外人占便宜,也不愿‘自家人’占便宜的小兔崽子,居然找了在公社上都赫赫有名的母老虎,帮他看家。老杜家那一窝子的糟心鬼虽然也凶,但却是地道的窝里横。

    对亲人,特别是老子娘耍狠个个顶厉害,但是面对王大婶这种泼辣彪悍名声都传到公社上的真母老虎,老杜家的那一窝子糟心鬼,就只剩下抓瞎了。那是相当肉疼的看着王大婶在已经被他们视为囊中之物的房里进进出出,将东西搬得个一干二净。

    老杜家那一窝子的糟心鬼找大队抗议,王大婶‘吃肉不给他们喝汤’的行为,结果直接被大队干部们骂了一个灰头土脸。末了焉儿吧唧的回自个家,还被王大婶领着儿媳妇,两个就嫁到隔壁大队回娘家很方便的闺女,堵在家门口骂。

    农村妇女骂街,那可真是骂街。不说那基本不重样儿的骂人词汇,就说骂到兴头上就会上演的全武行,老杜家那三个自认连老公都教育到说不认老子娘就不认老子娘,自己顶顶厉害的婆娘,那是连大气儿也不敢怎么出,更被提反驳了。

    王大婶带着儿媳妇两个闺女从早上骂到了中午,就连吃午饭都是大儿子外加两个女婿做好了饭菜,轮流回去吃的,然后接着来骂。临近黄昏时分,老杜家的那一窝子糟心鬼终于受不了的求饶,就这样王大婶还有些意犹未尽呢,只说老杜家的那一窝子的糟心鬼太早‘软’了,一点儿都没有让她尽兴。

    儿媳妇李大嫂:“……”

    两个闺女:“……”

    还是现年十岁大的孙女机灵,明白这个时候王大婶最需要的是追捧。在亲妈哑言都不知道奉承的情况下,果断开口道:“还是阿奶厉害,以后红叶也要像阿奶一样厉害。”

    王大婶心里头甜滋滋,这个闺女像她,比小闺女还要像她,不枉她像疼小闺女一样疼爱。

    远在火车上的李幺妹突然感觉到一股子恶寒,她忍不住连打了几个喷嚏,惹来季言之以及阿婆的侧目。

    “怎么了?”季言之放下手中拿来装样子的书本,语气淡淡却透着关怀的道:“不舒服吗?要不要喝点热水。”

    李幺妹摇头,她不好说她是隐隐有了她亲娘又在大杀四方的预感,所以才忍不住打的喷嚏。王大婶的威名远扬十里八村,即便是她这个亲闺女,也只有膜拜的份儿。

    “阿婆要吃东西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