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知青的遗腹子(16)(第1/3页)

屋里,与李幺妹同龄的姑娘陪着说话,热热闹闹;屋外人来人往,跑来吃酒的年轻小伙儿纷纷恭贺季言之这位前途无量的新郎官,也很是热闹。季言之家这泥胚房除了新建的那段时间外,还真没有这么热闹过。

    人穷时无问津,富在深山有远亲,这可真是至理名言。阿婆为了他,甚至和老杜家的那一窝子断了亲,祖孙俩挣扎活着的时候,没见有哪个亲戚出面为他们说几句话,即便是相对好点的大姨杜春娟,也碍于婆家偷偷摸摸的接济。可自从季言之考上大学还是首都大学以后,即便婚礼从定下到举行,不过三天的事——

    忙碌于婚礼的时候还不觉得,大姨杜春娟是必然要来帮忙的,等婚礼开始,季言之把新娘子从李大爷家接到泥胚房家的时候。好家伙,三大姨七大姑的,就一窝蜂的现身了。

    就连老杜家那丧了良心的一窝子也厚着脸皮跑来了,估计琢磨着大好的日子里,即便季言之这位新郎官再怎么不待见他们,也不好做出撵客的事情来吧。

    有阿婆在,季言之的确不好将‘良心发现’参加他婚礼的几个舅舅舅母外加表哥表弟表姐表妹们撵走,不过要想睚眦必报心眼其实很小的季大佬事后放过他们,这也太小看季大佬那颗被膈应得十分厉害的心了。总之带着阿婆、李幺妹一起到首都生活临走之前,他是一定要再给老杜家那一窝子王八犊子点点教训的。

    现在嘛,不急。

    前来吃酒的宾客直到夜深蛙虫静时刻才陆续散去。

    新房里的李幺妹出来帮着收拾,两人当天晚上并不没有同房。毕竟年龄还小,过早那啥对身体不好,所以也就约定了同房的事情,等双方都成年了再说。

    大姨杜春娟因为阿婆只剩下她这么一位亲近亲人的关系,婚礼当天并没有离开。她和大姨夫睡在了李大爷家,等到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勤快的大姨就踩着露珠儿,跑来家里蒸馒头。

    季言之大概是家里第二个起来的。

    他是听到厨房里的动静,料想应该是大姨来了,所以便起来帮忙。

    至于李幺妹和阿婆,随后也起了来。她们俩在院子里边择菜边唠嗑,看起来特别的悠闲惬意。

    大姨夫去还昨晚上就收拾好了的桌椅板凳以及碗碟去了。回来的时候,满脸尴尬的领着甩不掉的糟心尾巴。

    是老杜家那些个糟心的亲戚。

    昨晚仗着大好的日子,季言之即便想撵人阿婆也会压着,不准破坏喜事的缘故而留他们白吃白喝的缘故,今儿不知道见好就收,居然还厚着脸皮跑来蹭早饭,还是全家一起出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