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知青的遗腹子(12)(第2/3页)

主动打招呼的知青也就是王建国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虽说大部分的考点,他都幸运的复习到了,有把握能取得一个好成绩。但要说像季言之这样因为自身能力而自信自傲,王建国就做不到了。

    王建国:“…这样啊,我们准备去国营饭店吃饭,顺便对考题,季言同志要不一起去。”

    季言之本想说家里多半做好了饭等他,但想想不能太过孤傲脱离群众,季言之也就同意了王建国的邀请,随着王建国和着几个知青有说有笑的去了国营饭店。

    别看季言之外表穿得朴素,有的地方甚至打了几个不太明显的补丁,但他放在空间里的钱票不计其数,每个特殊年代,在要结束票据使用的时候,季言之都会有意思的收集一些,以便以后再到特殊年代,能够前期改善生活条件。

    这一世,最开始季言之也是这么干的。季言之以采集草药、打猎拿去黑市或供销社换些米面为借口,时不时的拿些有时间限制,快要过期的票据出来,让日子过得精细极了特别对自己很抠的阿婆做主买些必要的生活用品,所以季言之自身可以称得上能拿政府补贴的知青们之中最富裕的。

    这一餐由于知青们准备得十分的充足,因此十分的丰盛。王建国为了感谢季言之不光卖给他们很全面的高考复习资料,还在他们找上门求指教的时候,不厌烦的帮他们归纳重点,以至于他们出来对答案后很多都是相同的这点,说这顿他们请客,不用季言之分摊钱票。

    季言之婉言拒绝,回答说这样才有来有往,能够长久交往下去。

    “听说季言同志的父亲,季知南同志是老三届的下乡知识青年。”一位年龄看起来不大,但实际上已经在下乡待了七八年,年龄为二十三四左右的女知青突然开口道。

    季言之:“是老三届的下乡知识青年。”

    王建国‘咦’了一声:“我记得我们生产大队没剩多少老三届的知青啊。”

    “死的死疯的疯,可不是没剩多少吗。”

    季言之冷不丁的一句话,引发在座知青们的缄默。

    这是一个很残酷的现实,就他们知道的而言,每年都会有知青承受不了从高大上的城里人变成农村人,并且回城机会渺茫的情况下,疯了或者为了生活认命妥协从而嫁(娶)当地人。

    高考一经恢复,回城希望已见曙光,不管是单身还是已经成家立业的知青们全都疯狂了。

    一直咬牙保持单身的王建国几乎可以预料,高考最终落下尾声,一切尘埃落定时刻,定会上演一出出抛夫(妻)弃子(女)的人伦悲剧。远的不说,就说他所认识知道的附近村落,娶了或者嫁了当地人的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