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知青的遗腹子(09)(第1/3页)

男方有意,女方也有意。这桩目前来讲,算是季言之高攀的亲事,正式定下。等阿婆乐呵呵的托了十里八乡最为出名的媒婆,用攒了很久的钱财做聘礼下了聘后,李幺妹也就时常往来县城,在季言之忙碌于学业的时候,照顾阿婆。

    时间转瞬来到1976年。

    1976年,注定是个不平凡的一年。先是三位伟大的领袖相继去世,接着东北大陨石,唐山大地震;到了十月的时候,si人帮倒台,靠着‘革命’立足的戈薇会开始夹着尾巴做人。

    压在全国老百姓头顶上的那片乌云终于消散,许多下乡知青都纷纷开始活动起来,找各种路子回城。

    季言之所属的生产大队还好一点。大队上的村干部们不是那种喜欢磋磨、刁难人的坏分子,念着城里娃子离开大城市跑到农村生活不容易,所以分配的活计是最轻松的,平日里也没这么刁钻为难人,一般开证明什么的都是干脆利落。因此,相对其他地方下乡知青‘各种乱窜’行为要少很多。

    当然这只是少而已,并不是没有。所以最近一回李幺妹进县城,和着阿婆边糊纸盒子边唠嗑时的说话,就是说的生产大队上的知青各种‘走亲访友’,到隔壁相邻村子窜门子,和着那儿的知青一起商量回去的路子。

    在季言之看来,这还算好的。在明年恢复高考以后,那才‘闹’得更欢。

    高考的恢复代表了知青回城不再是奢望。早先,比如最初的老三届,也就是知青运动兴起的头几年所下乡的知青们,他们大多早已在下乡的当地嫁娶生子,一旦谁谁谁考中了、不光有了回城的希望前程也有了好多保障,只是另外一半仍然农村户口的情况下,大部分的知青都会选择抛夫(妻)弃子。

    说句悲观的话,幸好季知南是死得早,如果他还活着,说不得也会跑去高考,而考中之后谁知道他的选择是什么。也许会抛妻弃子也许会带着乡下妻儿一起进城,反正人性的善恶不过在一念之间罢了。

    季言之将手中拎着的棒子骨放下,然后在李幺妹有些不好意思的视线里,笑着道:“今天没买到肉,不过有棒子骨也不错,刚好幺妹姐拿了一些萝卜来,今天就一顿棒子骨炖萝卜吧。”

    李幺妹嘀咕:“我来这儿又不是为了吃肉的。”

    季言之:“我知道幺妹姐来是为了帮我照顾阿婆,要知道有幺妹姐在,阿婆最近的精神头都好了不少。而且在我看来,陪阿婆聊天唠嗑帮阿婆做事情,也是了不得的事情,当得我特意排队去买肉。”

    阿婆在一旁乐呵呵的笑道:“言娃子说得对,这糊盒子挣来的钱还有幺妹儿你的一半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