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知青的遗腹子(07)(第2/3页)

久呢!”借车的同事一脸肉疼的道。

    “哎,知道知道,明儿就还你。”

    江浩摆摆手,谢过同事后就把七成新的自行车骑了出去。

    季言之依然站在钢铁厂的门口,面色平静。等看到江浩笑得一脸灿烂的骑在自行车上冲自己招手的时候,才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要想生活过得去,身上总要带点绿。”接过自行车的季言之在和江浩告别的时候,冷不丁的出声道:“记住我的话,别哪天成了呼伦贝尔大草原还不知道为何?”

    江浩懵逼脸:“???”

    兄弟,你在说什么东东,我怎么听不明白。

    “听不明白,回去问阿姨叔叔。”

    季言之潇洒的冲着江浩挥了挥手,然后骑上自行车一溜烟的回了出租屋。

    季言之之所以说那样在江浩这个纯洁孩子看来很一头雾水的话,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在祈愿人的那一世,恢复高考的那一年,他们所在的县城出了一个格外轰动的事情。前钢铁厂车间江主任的大儿砸(也就是江浩)喜当爹不说,还在新娘的野男人在婚礼当天找上门来时被新娘倒打一耙,说她之所以带着别人的孩子嫁给江浩,都是被逼无奈。

    这种事情吧,在现代社会很常见,但是在七八十年代,造成的轰动不亚于全国恢复高考,至少在他们所在的县城那是轰轰烈烈的。

    祈愿人的前世虽说也跳级了,但更多的是为了节省书本学杂费,所以初三一年、高一半年,他和江浩并没有什么交集。可季言之不一样,相对祈愿人的安分守己,季言之很明显是个祸头子。

    季言之的确不主动惹事,但往往事情会主动来惹他。

    季大佬什么脾气啊,从来都不是能忍一口气,讲究以和为贵以怨报德的老实人,再加上生活条件至少吃的方面要比祈愿人来得要好。所谓一白整遮百丑,整个人看起来高高瘦瘦的季言之要比祈愿人来得受欢迎一点,读书的时候没少怀春的姑娘对他暗送秋波。

    这暗恋他的小姑娘多了,自然而然就引起了别人的妒忌。

    都是青葱少年,解|决|情|敌的招式基本都是打。就在江浩顺利留级初三的那一年,季言之就被人给堵了。刚好江浩也在,成了那条被殃及的池鱼,被打了个鼻青脸肿。也就这样,季言之和江浩有了交集。季言之也是江浩在高一退学接江爸爸的般时,才想起江浩就是祈愿人那世造成了全县城轰动的活王八。

    据季言之所知,江浩其实是那婊后交往的对象,之所以最终选定江浩做冤大头,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她前一个男朋友是戈薇会的小头目,si人帮即将粉碎,全国各地的戈薇会也即将倒塌,作为精通脚踏两只船精髓的婊,自然要抛下前一个男朋友这艘破船。

    而此刻,想必江浩才和那脚踏两只船,倒打一耙不要太熟练的婊刚刚处上对象。

    这是季言之通过江浩帮他向同事借自行车推测出来的,所以季言之才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