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知青的遗腹子(07)(第1/3页)

季言之在空间里也是存放了不少颇具年代特色的物资,各类票证票据都有,就是没有自行车、收音机等实物。因为季言之嫌放在空间占地方。

    这些饱受当下人吹捧追求的东西,对于季大佬来说根本没啥技术含量,季大佬不动用脑子,随手都能做出来,而且品质保管比当下市面上卖的还要好。所以在季大佬看来,这类破铜烂铁,放在空间里真的挺占地方的。

    空间里除了没有季言之认定的铍铜烂铁,物资是极其丰富的。即便季言之什么事情都不做,都能够让季言之带着阿婆躺赢。可问题是,他目前的首要工作是读书,至少明面上要专心致志的读书,赚钱的事情少不得只能暗着来。

    那么问题来了,他是焊接一辆自行车来卖呢,还是焊接一条自行车来卖呢。

    季言之思索着人生真谛,不知不觉间就来到了钢铁厂,他的同学江浩高一毕业后就接了他父亲的工作,在钢铁厂上班。他到来之时,恰好赶到钢铁厂的人下班,江浩一马当先的出来,朝着季言之打招呼。

    “季同学,你找我啊!”

    江浩比季言之大了四岁,现年快十九了。他是那种读一年初中留一年级的差生,而季言之则是读一年跳级一年级的学霸。按理说学渣与学霸是没有交集的,但季言之跑到县城公社中学读书以后,就因为不打不相识的关系,和江浩成了朋友。

    即便初中毕业,江浩读了一年高中就果断的放弃学业接了父亲的差成了一位光荣的工人,他们也没有断了来往,特别是高一下学期的时候,季言之带着阿婆进县城读书,来往更加的频繁,除了季言之本身和江浩很投缘外,也有江妈妈听说季言之成绩很好,便想让季言之有空时给小儿子江海辅导的关系。

    江浩冲着季言之笑得贼灿烂,那一口白牙几乎闪瞎了季言之的眼。

    “走走,我妈昨儿还在念叨你呢,说有了你,小海子那成绩就跟坐火箭似的,腾腾的往上升。”

    季言之抿嘴浅笑:“你坐过火箭?”

    江浩:“……这是比喻,比喻你懂不懂。”

    “我懂。”季言之笑着点头:“江哥现实中的确没坐过火箭,但梦里肯定没少坐。”

    牛高马大,又长得很阳光的江浩呲了呲牙,随即一巴掌拍在了季言之的肩膀上。

    “小季啊,你找我肯定有事,走,去我们家,咱们边说边聊。”

    “是有要事。”季言之拒绝了去江家做客的邀请,直奔主题道:“找你借自行车用用。你今天没骑自行车吗?”如果真是这样,看来还是要去江家一趟了。

    “没呢。放在家里。”

    江浩挠挠脑袋,也不好说自行车被他新交往的女朋友借走了,干脆就让季言之在原地等等,他则溜回钢铁厂,找平时关系处得比较好的同事借了一辆大概七成新的自行车。

    “你可让你同学小心点,我这刚买没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