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知青的遗腹子(06)(第2/3页)

李幺妹点点头:“言哥儿是孝顺的,阿婆有你,准能享上福的。”

    季言之笑笑没有说话,打算趁着周末多糊点纸盒子,好让阿婆不要那么拼命,白天黑夜都加班加点的干,要知道他之所以给阿婆找了厂子糊纸盒子的零工,不是想让阿婆挣钱,而是完完全全找个理由让阿婆跟着他进县城生活罢了。

    既然决定要参加首届高考,季言之自然是打算带着阿婆去读书的。这一辈子,他就打算前期做个全科满分、备受瞩目的学霸,后期则当个站在巨人肩膀上的科学家。

    什么武器研发、工业制造甚至培育优良粮食种子以及攻克各种疾病的医学研究方面的大佬,季言之又不是没有做过,反正不管选择哪方面,季言之都有信心让阿婆后半生过上舒服顺心的好日子。

    至于李幺妹,祈愿人上辈子就是娶的她。是阿婆主动上李家的门求娶来的,原因说起来有点儿卑劣,阿婆是看重李幺妹的嫁妆不错,想占用李幺妹压箱子底的嫁妆钱,继续供祈愿人读书。

    可谁想,祈愿人自从第一次高考‘失利’后,接下来的几次高考就跟霉神附体似的,不是这出了意外就是那出了意外,以至于到最后即便李幺妹说要回娘家借钱供祈愿人继续读书,祈愿人也认了命拿起锄头,当了地里刨食的土老帽。

    依着季言之凡事爱往坏的地方分析的性格,祈愿人后来接连发生的倒霉事儿以至于连累阿婆生病了也没钱医治,只能痛苦等死的事儿,十有八成跟季锦那一家子有关。

    季锦占用祈愿人的身份从首都大学毕业以后,走的是仕途,有季老爷子的关系在,又有季锦细心经营的人脉在,当官的季锦要对付祈愿一个地里刨食的土老帽,可以说只是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只有上杆子讨好的小人替他动手。

    李幺妹不错,即便她模样只是清秀,甚至只上了扫盲班认识几个字,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丫头,季言之也打算娶了她,和着她一起孝顺阿婆。真要为了前程或者乱七八糟理由找个斤斤计较的城里媳妇,季言之还怕她背地里苛扣阿婆呢。毕竟拥有祈愿人所有记忆的季言之知道,李幺妹是个孝顺的,结婚后祈愿人继续读书的那几年,留在村里的阿婆可全靠李幺妹照顾,才没有被老杜家的那一群豺狼虎豹给生吞活剥。

    婚姻问题,季言之不打算做多大的改变,只不过他把阿婆带进了县城,关于感情方面少不得由他主动一点。

    季言之从不拒绝李幺妹的搭把手。好比如这回,李幺妹偷偷来找季言之说‘老杜家的闲话’时正好看到季言之在糊纸盒子,就一边小嘴扒拉说话,一边帮忙糊纸盒子,季言之丝毫不见外也没有说不好意思让客人动手的客气话。和着李幺妹有说有笑的,全然演绎了何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阿婆从供销社买了需要的火柴等生活用品,就看到了一双小人儿有说有笑的场景。阿婆心思一动,比祈愿人那世还要早的动了让季言之早早定下的念头。

    李幺妹家的日子过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