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知青的遗腹子(06)(第1/3页)

这时候的人都有家丑不可外人的说法。杜老大、杜老三一家子实在倒灶,生产大队的干部们也没有将他们打包送给戈薇会的念头,不过好在要好好教育一番,免得杜老大、杜老三一家子不吸取教训。

    村干部经过一番商议,决定扣除杜老大、杜老三一家子三个月的工分外,还要负责将季言之家那倒塌的茅草房给重建起来。

    老杜家嫁进来的两个女人这下子不干了。

    两个女人刚想表演‘撒泼’技能,村支书就直接怼道:“再闹再扣三个月的工分,给言娃子原地址搭建砖瓦房起来。”

    民以食为天,老百姓赖以生存的便是那一方土地出产的作物。现在一切还都是集体化,包产到户也还要等好几年,一家子的口粮就凭工分换,少了青壮年的三个月工夫,已经让老杜家的男人们叫苦连天,这真再少三个月,那全家老小就要勒紧裤腰带,在只能吃得四五分饱的基础上,清汤寡水的过日子了。

    还有票据钱,那也是到了年尾要凭工分在大队上换的。可以说村支书后面补充的话,直接就按下了杜大嫂子和杜三嫂子还想继续撒泼的心。真要再扣三个月的工夫,全家喝西北风去啊。

    老杜家全体老小不情不愿的闭了嘴。

    当天晚上因为偷摸喝了一点酒,导致错过和杜老大、杜老二一起行动的杜老二见兄弟那么惨,不免有些庆幸,就连何春兰跳粪坑,导致家里少了一半柴火的事儿,也收了嘴不再一个劲儿的骂败家娘们了。

    “得,敢情让何春兰掉坑还是帮了杜老二?”

    杜老大、杜老三带着几个儿子、侄儿上门偷外甥和老子娘口粮的事儿没过几天,就被上县城来卖东西顺便来看望阿婆的李幺妹偷偷的告诉了季言之,之所以没有给阿婆说,主要是骨肉亲情哪有这么好断绝的,阿婆心寒早就不认那三个白眼狼,可遇到那三个白眼狼倒霉,阿婆一个本该在老年享受儿孙环膝天伦之乐的老人能不心疼?

    二来,比季言之大上那么几个月的李幺妹心中隐隐有种感觉,不管是掉茅坑的何春兰也好,还是被倒塌的泥巴墙压了的杜老大、杜老三一家子,都和季言之有关。

    事实上季言之也没否认,这的的确确就是他动的手。

    碍于阿婆,他不会要他们的命,但时不时的整整,也算是调剂一下,要知道他季大佬可从来不是什么良善人,以德报怨什么的,完全不存在的。

    “言哥儿这说法仔细想想,挺那么一回事的。”李幺妹丝毫不忸怩的笑了笑,继续说道:“对了,暑假的时候言哥儿会回村子吧,到那时房子也该重新修葺好了。”

    季言之:“看阿婆的,阿婆想回去就回去,不想回,留在县城里也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