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知青的遗腹子(05)(第1/3页)

季言之完完全全只为阿婆考虑。没想到的是,就这样还是惹了麻烦,或者说依着老杜家那几个豺狼崽子的心性,只要季言之、阿婆祖孙俩的生活有一点点气色,他们都会跑来找麻烦。

    在他看来,能够做出吞了公社给予的赔偿,又不想养让他们发了一笔小财的外甥而把外甥连同老子娘的杜家人为了蝇头小利是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的。

    这不一听阿婆一个上了年龄的糟老婆子居然能够进县城当临时工,哪怕只是给工厂打零工糊纸盒子,对于老杜家特别是杜老二这种狼心狗肺,只看重自己利益,自私自利的家伙那也是晴天霹雳。

    ——一个糟老婆子凭什么,还不如把活儿交给他呢。

    抱着这样的念头,杜老二带领全家老小,气势汹汹的找上门来了。奈何季言之早就防着了,他们上门的时候,为了避免过于血腥的画面吓到阿婆,季言之以家里他来收拾,阿婆先去隔壁村给大姨杜月娟说一下为由,天刚蒙蒙亮,就将阿婆‘托付’给李家幺妹儿,在家里倒腾一些让人不至于劳经动骨却会肉疼的小玩意儿。

    于是自然而然,刚进门杜老二那一家子无一例外无中招了,整个人就跟被荨麻蜇了,又痒又麻只差在地上打滚。

    滑稽样儿让季言之好心情的勾了勾唇。

    他淡淡的笑了笑,以极其愉悦的口气道:“春节都过了这么久,二舅一大家子才姗姗赶来给阿婆磕头问安啊,可惜今儿阿婆一大早就出了门赶集去了,不然准会大吃一惊的。”

    受宠若惊绝对不会有,因为老杜家的那三只白眼狼牲口怎么跪阿婆都是该的。不过阿婆的心早就被伤透了,再加之熟知他们六亲不认、自私自利的本性,就算跪着磕头,阿婆也只会认为他们又在打什么丧尽天良的主意。

    季言之用搭在一旁的破毛巾擦了一下手,继续用愉悦的口气说话道。“不过二舅你们来,虽说没有赶上好时候,没有等到阿婆,不过我替阿婆转达接收了并转达谢意也是可以的。”

    “你个小兔崽子。”杜老二那身材魁伟,长得比作惯了农活的壮汉还要壮实的媳妇何春兰率先忍了身上那股瘙|痒劲儿,骂骂咧咧起来。话里话外都是说阿婆是个老不死的,还想进城当工人,凭啥。

    季言之恨不得给何春兰灌粪,不过是这次解决了杜老二一家子以后该做的事,毕竟现在做,容易脏了家的地。即便这家十分的破损,季言之每每情绪上头都恨不得立即推倒重建,但说句煽情的话,有阿婆在的地方就是家。家是神圣心灵的港湾,可不是能让畜生给污染玷污的。

    季言之干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