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知青的遗腹子(04)(第2/3页)

季言之赶在天黑之前,采集一背篓的车前草回家。

    此时阿婆已经开始生火准备做饭。

    他将铺在背篓面上的一层车前草取出,小心翼翼的晾晒在屋檐底下后,这才取出他提前放到背篓中央位置的十来个野鸡蛋,捧着进了厨房。

    “阿婆,你看。”

    “哎,野鸡蛋。”阿婆一脸欣喜的接过,“等会阿婆给言娃子打一碗鸡蛋水。”

    阿婆从来没有怀疑过季言之时不时带回家,用以改善生活的东西的出处。毕竟阿婆也是知道的,季言之的运气一向很好,小时候阿婆带着季言之上山捡拾柴火,阿婆忙碌的时候季言之在一旁玩耍,都会从枯草丛中抄了野鸡野鸭的家,捡了不少的蛋。

    农家人常年累月不见油荤,蛋类便是难得的荤食了,野鸡野鸭蛋的个头虽说不大,但靠着季言之的‘好运道’儿,阿婆和着季言之祖孙俩的日子其实不如外边传闻的那么清贫。

    不过到底是节省惯了,因此阿婆看到季言捧进厨房来的十来个野鸭蛋,第一个反应是敲一个冲鸡蛋水给季言之补身体,其余的存着换钱。

    季言之很明白阿婆什么都好,就是抠特别是对自己抠的秉性,当即也不反驳阿婆说冲鸡蛋水的话,只是在准备做饭的时候,手脚特别麻利的连打三个野鸡蛋在三合面里。

    “哎呦,言娃子,哪弄得了这么多的蛋啊!”

    野鸡蛋的个头虽说小,但也能一个换一分五厘,这一下子去了三个,可真是把阿婆给心疼坏了。不过季言之的速度太快,阿婆根本就来不及阻止,只能口头上的心疼。

    对于阿婆的唠叨,季言之皮不疼肉不痒的,甚至才笑着回了阿婆一句。

    “这样好吃一点。”

    “放了那么多的蛋呢,才能不好吃。”

    阿婆也只是节省惯了,才会这么念叨一两句的,因此季言之是一点儿也不想烦,反而顺嘴甜甜的哄了一句——“给阿婆这样子吃,我乐意”的话,就把阿婆哄得眉开眼笑的。

    吃了晚饭,季言之照例烧了热水,伺候阿婆洗了热水脚后,又开始了新的忙碌。

    他将今儿晾晒在院子里的柴火收拢堆到屋檐底下,又将剩下的半背篓车前草晾晒到屋檐下的另一边,这才冲着还点着煤油灯缝缝补补的阿婆道。“阿婆,睡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