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知青的遗腹子(03)(第2/3页)

“哎,可惜地里的菜了。老何家生的缺德闺女哦,就见不得俺这把老骨头好,把地里的菜糟蹋了不说还缺德冒泡的浇了大粪,这可怎么吃哦!”

    想起今儿早上发生的事,阿婆就气。特别是杜老二那个良心的不孝子说的‘洗洗就能吃’的话,更是让阿婆现在想起来,心都疼得实在受不了。她生的孩子咋这么不是个东西呢。

    季言之在劝阿婆走了之后,已经好好的恶心了杜老二一番,因此心情倒算还好的道:“阿婆放心,有大队做主呢,二舅会赔偿的。”

    “得了,言娃子你也别说好话哄阿婆开心了,就何家闺女那死抠又毒的德性,会让老二将菜赔了?”

    季言之笑了笑:“阿婆别担心,言娃子有办法让二舅老老实实的赔菜。”

    阿婆:“俺家言娃子是个有本事的人,俺知道。”

    季言之又笑了笑,自夸道:“其实我的优点还有很多,不过我觉得,我最大的优点是孝顺。阿婆辛辛苦苦把我拉扯大,甚至为了养育我,更是受了那么多的气,要是我还不知道孝顺的话,也白拥有那么多的优点了。”

    其实季言之还少说了一个‘优点’,那就是嘴甜。瞧瞧只说了几句话,就让阿婆觉得整颗心滚烫极了,那双布满了皱纹甚至有些浑浊的眼睛甚至流出了盈盈泪水。

    阿婆活了这么大的岁数了,分辨得出什么是真心什么又是假意。何况她生的那几个孩子,出了苦命的小闺女(杜月红)以外,就连稍微有点儿良心,还知道偷偷接济老子娘的大闺女(杜月娟)外,那是连面子话也不屑多说。不管什么事儿,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劝她消停一点,不要为了一个克父克母的命硬娃子搅和得大家的日子都过得不安生。

    这么一次次的,即便阿婆伤心之下还有少许对儿女的念想,也慢慢的淡了。

    阿婆想得明白,偶尔却很心寒,特别是今天早上的事儿……

    罢了,她年轻时候就只顾得到将小孙孙养大,现在年龄大了,除了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还能顾得了啥。

    阿婆往火灶里塞了一把柴火,就那么满脸慈祥含笑的看着季言之在灶头前忙活。

    季言之在调辣椒水。他是个喜欢吃辣的人,但阿婆上了年龄,食物最好以清淡软和为主,季言之肯定要迁就阿婆的饮食习惯,平日里想吃点辣的东西,便调点辣椒水,当蘸料蘸着吃。

    季言之将调好的辣椒水并吃饭的大粗碗端到了院子里的石头桌子上,然后进屋将蒸的红薯高粱米饭给端了出去,最后才将已经炖得烂熟的兔子肉连同萝卜用大粗瓷盆子给盛了出来。

    “阿婆,我只炖了半只兔子,还有半只你抽空给大姨(杜月娟)送去吧。”

    阿婆的大女儿杜月娟在家里排老三,上头有两个哥哥,底下有一个弟弟和妹妹,因为年龄相差不太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