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知青的遗腹子(03)(第1/3页)

季言之心情好好的回了家。到了家门的时候,阿婆已经从大队上相熟的好姐妹家里借了几颗萝卜。阿婆用水将萝卜洗了一遍,刚要动刀子的时候,季言之赶紧接了过来。

    “阿婆,你歇着,孙儿来就成。”

    季言之可没有君子远厨疱的思想,他家就他和阿婆祖孙俩相依为命。小时候事事让阿婆操劳也就罢了,可他现在好歹半大了,总不能去公社读书又的时候不做,在家的时候也不做吧。那他成了什么人了,还要不要良心了。

    季言之心安理得的享受阿婆对他的付出与疼爱,自然也想百分之百的回报阿婆。而这回报指的是方方面面的,不光衣食住行就连精神上也要顾及。他知道阿婆一直盼着他成材,让大队上的人都刮目相看。

    他的路子广,鲤鱼跃龙门跳出农家,并不只有读书这一条路,可是对于阿婆这种接受传统思想几十年,年轻的时候还读过几本古书的老人家来说,读书才是农家娃子改庭换面的唯一出路。

    季言之是个孝顺的,再加上还有季知西那一家子要对付,多加思索之下,还是要选择高考。好在他现在不过十四岁,还有两年才会改革开放高考恢复,也就是说他比别人多了两年的机会。

    在季言之看来,当初季锦之所以选择顶替祈愿的身份,去上大学,除了季知西按照季老爷子的关系在教育局工作,还有祈愿的高考成绩刚刚赶上首都大学入学成绩的尾巴,险险的上考上了。

    七八十年代,特别是高考刚刚恢复的时候,录取制度不严谨导致占用他人身份上大学的事件层出不穷,季言之又不是没有经历过这个时代,虽说以往的穿越从来没有发生过身份被占用的事情,但不是没有解决之道的。

    一个人如果优秀到全世界瞩目的话,谁有那个胆子占用他的身份,所以微微思索之下,季言之决定拿下全国全科状元的名头。如果他每科都考一百分的话,决定会被全县城通报,甚至有可能还会被县城当官的当做政绩往上报,到了那个时候……

    正在一心两用麻溜的切萝卜,跺野兔子的季言之不免露出一抹阴森森的微笑。

    ——希望季锦心里头没个b数吧,不然他还要费点心神想怎么把人往死里收拾的法子呢。

    季言之很快收敛了笑意,他将跺好的野兔肉下锅,等用木勺打捞掉水面上煮出的血沫子后,又切了一点姜片、撒了几颗胡椒进去。

    阿婆笑容满面的烧火,季言之也没抢过做菜顺便烧火的工作。

    忙碌惯了的人眼里哪处都有活,就像阿婆你让她什么都不干,安静待着享福的话,阿婆反而会觉得浑身都不自在,所以一些力所能及又不会过度劳累的活计,季言之是从来不会跟阿婆抢的。祖孙俩分工合作,日子虽说清贫但和和乐乐的。

    野兔子肉炖了一会儿,大概骨头都炖得半软的时候,季言之才把切好的萝卜块下锅,用草盖子盖上继续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