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知青的遗腹子(02)(第2/3页)

是小女儿刚出生没多久就没了爹,没享受过父爱。

    谁曾想,偏偏就是这样的偏向,导致了阿婆所生的三个儿子外带三个儿媳妇的不满。

    人啊,就是这么的不知足,受磋磨的小媳妇希望家婆把她当人看,没有受什么磋磨的小媳妇则觉得家婆可以做得更好。丈夫的姐妹出嫁了都是外人,凭什么不对死了后都要进老杜家祖坟的自家人好,转而对外人好。

    三个媳妇天天这么嘀咕,就算有孝心也早就被枕头风吹没了,何况根本就没啥子孝心的三个儿子呢。

    刚开始为了不浪费口粮养外甥将老子娘一并撵了,杜家三个儿子还有些愧疚,等到老子娘真的拼了一口气和他们断绝关系以后日子却过得和和乐乐,愧疚什么的没了不说,还有愤愤不平。

    凭什么一个糟老婆子带着一个孩子,比他们日子过得还好,他们反而还要背负着不孝的名头招村里人的白眼。

    人嘛,特别是心思独的人,总会将错误归纳到旁的人和事物上。

    杜家的三个儿子就是这种人,他们日子就不好就盼着‘抛弃’了他们的老子娘日子不好,即便老子娘的日子只是养的外孙贴心懂事甘之如饴,杜家的三个儿子也见不得。

    这一回杜老二媳妇干的缺德事,依着杜老二的混不咎,没有他的默认是不可能的。

    杜老二阴暗的想,就让阿婆难受一下,免得不知道谁才是亲的,亲孙子不养养着季言之这个克父克母的外孙算怎么回事。

    “阿娘,你就消停点行不行。”杜老二黑着一张脸,语气阴沉的道:“你看见是春兰干的?别别人一句闲话,你就听风就是雨的。”

    杜老二这话阿婆还来不及反驳,一旁的站着的大婶就有些不乐意了。

    “杜老二,你什么意思。就凭你和你家那春兰平日里那见不得老子娘和外甥过得好的做派,谁稀罕说你们的闲话啊!”

    “这是敢做不敢承认呢。”

    旁边看戏的人,和着说话大婶关系比较好,因此免不了帮着大婶说话一起怼孝心都被狗吃到肚子里的杜老二。

    要知道农村大妈的嘴巴可厉害了,几个人联合起来,就跟豌豆射手一样,哔哔就把杜老二挤兑得面红耳赤,气得想打人。

    “地里的菜洗洗就能吃,凭啥要我家赔偿。”

    杜老二气得脸红脖子粗的跟大婶大嫂们理论。匆匆丢下晾晒柴火工作跑来的季言之听到这话儿,却是笑了。很凉飕飕的笑了。

    “既然二舅说地里菜洗洗就能吃,那不如二舅赔偿后,就把这些好像猪供了一样的烂菜梆子捡回去洗洗吃。”

    杜老二的媳妇何春兰当真是个缺德鬼,不光将好不容易长成的春菜扳成烂菜梆子,还缺了大德的舀了一些猪粪淋上去。现在还好,没有苍蝇之类的害虫,要是大夏天,那浑浊的粪水夹杂着白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