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知青的遗腹子(01)(第2/3页)

他们怎么能贪了那笔补偿后,又以祈愿人克父克母的名头不愿意养着祈愿人。

    阿婆实在心疼刚刚出生就没了爹妈,又被亲人嫌弃的外孙,没了办法只能带着外孙,找大队上要了一处宅地基,搭建了一间茅草屋。别看现在这茅草屋破破烂烂的,当时大队上免费给这一回要相依为命的祖孙修好之后,那些狼心狗肺的亲戚还上门来闹,说是他们家的房子凭什么让祈愿人一个外人居住。

    阿婆当场就被他们放言的混账话气得昏厥过去。而醒来以后,阿婆便以前所未有的决心给杜家那群狼心狗肺的家伙断了亲。

    说来也怪,自从祖孙俩和杜家那群狼心狗肺的家伙断了亲后,被‘批命’说成注定早夭的祈愿人,一天天的茁壮成长,不光勤快能干还会读书。未来还在国家恢复高考的时候,以十六岁的稚龄考上了首都大学。

    这是未来的事情,也是祈愿人一生命运的转折点。

    在这个高考足以改变人一生的七八十年代,祈愿人即便考中了大学,也没有如愿去上了大学,因为有人顶替了祈愿人的身份,去了首都大学读书。

    祈愿人其实并不在意读不读大学的问题,他在意的是能不能让为了他‘众叛亲离’的阿婆过上好日子。

    在七八十年代,真的算只有通过高考才能轻易的改变人的一生,因此祈愿人才会寄‘带着阿婆过上好日子’的希望于高考上大学。毕竟毕业包分配工作,几乎是这个时代的人的共识。

    对于已经穿越了许许多多个世界,顺利混到天道代言人身份的季言之来说,能带着阿婆过上好日子的方法并不只有参加高考这一条路。而且说句狭促的话,季言之还想看看,那占用了自己身份的季锦还怎么上首都大学,毕竟季锦一身仕途顺畅,全赖首都大学政法系高才生的身份。

    反正祈愿人唯一的愿望不过是‘带着阿婆过上好日子’,而报仇雪恨不过是顺带的而已。

    祈愿人叫季言。占用了祈愿人身份的人则叫季锦,说起来还与季言这位祈愿人有明面上的亲人关系。

    祈愿人的生父季知南当初之所以会下乡,是因为季言的三叔季知西耍了手段,偷偷的跑去革委会将下乡的人名换成了季知南的。

    季知南的父亲季老爷子,前后共娶了三位妻子,第一任妻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也就是季知东,第二任妻子则又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也就是季知南,至于第三任妻子则生了一对龙凤胎,分别叫季茜茜和季知北。

    季知西严格说起来并不是季老爷子的亲生儿子,他只比季知南小了半个月,是第三任妻子带过来的继子,为了拉拢季老爷子主动改的姓名。

    他和他亲娘一样,都是心眼比马蜂窝还多的人。可以说母子俩联手,很快就把季老爷子笼络得根本忘了他还有两个自小没了妈的照料的儿子,在季知北出生之前,把季知西疼得比亲儿子还要亲儿子。

    季知南在这样的情况下长大,可没体会到什么父爱。可以说在得知该下乡的人从季知西变成了他后,季知南反而有了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在那个家不是家的地方活得太过压抑了,没瞧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