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知青的遗腹子(01)(第1/3页)

晨光微熏,春日的天气乍暖还寒,如今半大小子一个的季言之轻轻往手心哈了一口气,便将手掌放在脸上使劲的搓揉。

    季言之还有点倦意,这样做,不过是想让自己更加清醒一点。

    “阿婆,我去山上捡点柴火。”

    他朝着身后低矮破旧,甚至有点儿肮脏的茅草屋喊话。

    随着他话语落下,像是陈年老木头随意拼搭起来的木门从里传来了推拉声。那是阿婆起身准备往外走时,发出的声音。

    “言娃子。”阿婆打开房门叫住了季言之。“阿婆马上做饭,你吃了饭再上山吧。”

    “不了。”

    季言之再次抹了一把脸,露出属于颇带农村娃的憨厚笑。

    “这时候没啥子人上山,我手脚利落点,能赶着回来吃口热乎饭。”

    说着,季言之便背上带有草绳子的破烂竹筐,快步的离开了住所,很快就一溜烟的跑了个没影。

    这是他在源世界接触代表了祈愿人愿望的彩色泡泡,被牵引来祈愿人世界的第三个年头。除了一个相依为命的阿婆外,便没有其他的亲人。毕竟在季言之看来,人是不能和畜生论亲的。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念头,来源于祈愿人的身份。

    祈愿人出生在六十年代一个风调雨顺的小山村,父亲季知南是早年下放的知青,娶了当地根正苗红的祖辈都是贫下工农出生的杜月红。

    小两口结婚以后,日子过得和和美美。很快被村里人念叨走了好运居然被城里来的人看上的杜月红就有了身孕。

    只是天有不测风云,在杜月红怀了七个月身孕的时候,季知南出了意外,在村子组织围猎的时候,被放跑下山的野猪给拱了。被野猪牙顶了大动脉的季知南在送去就医的途中,因为失血过多死亡。而怀了七个月身孕的杜月红这因为情绪过于激动导致早产,最终也因失血过多而难产去世。

    六七十年代的农村,每家每户都差不多很多个孩子。

    地道庄户人家出生的杜月红也是有兄弟姐妹的。

    只是当初他们有多得意自家姐妹找了一个城里人现在就有多失意,特别是让他们失意的对象还留下一个瘦瘦弱弱、只能精细养大的累赘,那更是一百个不愿意了,甚至连祈愿人是个克父克母、先克父母再克亲人的混账话语都说了出来,还在阿婆执意要养着祈愿人的时候,放话说以后再也不管阿婆。

    既然阿婆执意要养祈愿人,那就让祈愿人负责阿婆的养老问题。

    当时的阿婆那叫一个心酸和愤慨,她咋就生了一窝子狼心狗肺的东西啊。现在这年代,家家户户的日子的确不好过,但大家伙儿少吃一口,就能把孩子的口粮给省出来,何况对于季知南的意外死亡,大队公社上不是没有补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