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八章 春风化雨朱高炽(第2/3页)

和徐妙锦去了安庆,倒真是巧,募兵走到安庆的黄观就这么人间蒸发了,你说黄观会在哪里呢?”

    说完得意的扬长而去。

    他自信满满。

    黄昏先是在自己的威压下示弱,如今再这么一敲打,就不信黄昏敢不臣服于他。

    黄昏见状郁闷无比。

    感情自己无形之中助长了朱高煦争夺江山的野心。

    关键这货还敢威胁自己。

    有点麻烦。

    若是让朱高煦找到了叔父黄观,到时候他一不小心说漏嘴,告诉朱高煦是自己说的建文帝还活着,那么自己的下场大概和傅洽一样。

    在诏狱里永不见天日。

    目睹了这一场有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交锋,吴与弼轻声问到:“黄昏哥哥,他难道就是——”

    黄昏点头,“朱高煦。”

    吴与弼倒吸了一口凉气,讶然震惊得很,“他可是朱棣的二儿子,将来会被封王的人物,为何也会来拉拢你?”

    黄昏笑着解释,“他有野心,如果能得到我的辅助,加上他自己的各种优势,实现他心中野望真不是太难。”

    吴与弼确实不适合仕途。

    这么简单的真相都难以推断出来。

    正聊天间吴溥归来,黄昏便将朱高煦来访的事情说了一遍。

    吴溥闻言并不意外。

    轻声道:“如今朝堂内外已有传言,当然,颇有些以讹传讹了,说黄观侄儿黄昏因祸得福,投河不死之后成为无所不知的神……”

    吴溥吹不下去了。

    神个屁。

    在我家里,就是个连字都认不全的毛头小子。

    一天就知道瞎折腾。

    黄昏笑得很嘚瑟,“那岂非这段日子会有很多人来找我算命什么的,要不咱们就趁机赚点外快?”

    吴溥一个板栗敲上去,“忘记你自己说的话了?”

    泄露天机太多,会遭天谴。

    黄昏脑袋很疼,心里很暖。

    摸了摸脑袋,问道:“吴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