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章 看,这是一个笑话(第1/3页)

人生何等奇妙。

    黄昏没少做白日梦,如果重生了会怎样怎样,如果穿越了会怎样怎样,事到临头,却又觉得万般茫然,不知前路。

    没有《穿越者的自我修养》作为参考攻略啊。

    人对于未知,总是恐惧的。

    从穿越的震惊中清醒过来,记起一事,不可思议的问吴与弼:“你爹是翰林院编修吴溥?”

    吴与弼点头,“有问题?”

    黄昏心中顿起大浪滔天。

    莲花桥畔平康坊,吴溥和吴与弼父子。

    且不说吴溥。

    单说这吴与弼,就不是普通人,大明的理学大儒。

    他有个弟子叫娄谅。

    娄谅又有个弟子,叫王守仁。

    还有一件事和这对父子有关:1402年六月,燕王朱棣大军打进应天府城时,在莲花桥平康坊吴溥的家里,发生了一件“小”趣事。

    黄昏笑了笑,对于善良的人,不要吝啬你的笑意,会让这个世界更美好,何况还是对吴与弼这位声名昭著的先贤,别看现在是少年,将来可是青史留名的理学大儒,是明朝开一门学问的宗师。

    笑着说:“我想休息一下。”

    吴与弼哦了一声,指了指偏房,“那是我房间,你要是不嫌弃,先去休息片刻罢,不过这天气闷热,怕是要下大雨了,睡也睡不着。”

    旋即又叹道:“今日应天府又有谁能抱枕梦黄粱呢。”

    黄昏由衷叹服。

    不愧是要名留青史的理学大儒,哪怕现在尚少年,然而离开生活琐碎,稍微涉及家国时事,便能字语书香。

    房间简陋而干净。

    吴溥家不富裕——大概钱财都拿去买书了。

    溺水后身体虚弱,黄昏沾床即睡,这一觉直到天黑,被院子里传来开门声惊醒,又听见三三两两脚步声,旋即响起吴溥的声音,“与弼,去给几位叔伯泡茶。”

    黄昏倏然坐了起来。

    来了!

    轻手轻脚出门,恰好撞见吴与弼,从他手上接过茶壶,笑道:“我帮你吧。”

    吴与弼也不推辞。

    两人走入堂屋,将茶水放在分主宾坐好的吴与弼四人身旁后,黄昏和吴与弼站到了吴溥身后,默然无声。

    大人说话,小孩不插嘴。

    吴溥年近不惑,一身青花儒衫,极有读书人风气,面目清和,以询问的眼光微微看了一眼黄昏,黄昏点点头,示意没事。

    还有三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